舟山朱家尖出海捕鱼,唏嘘不已是对祖国山河壮美的感叹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20-11-21 13:35   61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        舟山朱家尖出海捕鱼,去南海观音像的路上,古刹林立,古树参天,佛音相伴,潮声相随。因为,是晴天,且阳光普照,所以,没有看见海上有仙山,山在虚无飘渺间的奇观。
        舟山朱家尖出海捕鱼,去南海观音像的路上,古刹林立,古树参天,佛音相伴,潮声相随。因为,是晴天,且阳光普照,所以,没有看见海上有仙山,山在虚无飘渺间的奇观。但天空一片湛蓝,白云层层叠叠,像鱼鳞状,一朵朵仿佛伸手可摘,南海观音菩萨尊像立着,面如满月,慈眉善目,左手持法轮,右手微抬,在阳光下闪闪发光,仿佛刚刚从天而降,俯视芸芸众生,让每一个礼佛的人瞬间感觉内心顿时清净、无争、无名和可依。这时,我看到一只白鸽突然翩翩飞起,落在南海观音手持法轮的左手上,一切是那么自然,一切是那么妥贴,一种非人间的感觉和感受。
        当时,我止不住泪眼婆娑,长久地仰望观音菩萨的脸,燃三支清香,敬十方三宝,双手合掌时,心中的祈愿化成口中喃喃的叨念,惟愿菩萨听得见我的心语。
        在我有限的阅读思悟中,佛教是关于生命中抽象的重要问题,而人取其一点,善。有了善心,这个世界多少干戈将化成玉帛?
        人的忧患在那一瞬间消解了,思想停在那个至高点上,没有了忧伤不安无助无奈;在那一瞬间,人获得生的宁静和喜悦,在南海观音硕大的佛像下,我无语地体悟着内心的无欲无为。那时候人看得很远很远看清所有的生死,所有的来世今生,我们到达了那个高度就知道还有另一种存在出现在我们的生命中。
        观音过此不肯去,海上神山涌普陀这是一千七百多年前的故事,故事的真实与传说已无从考证。但是人们宁愿相信这是一种真实的存在,因为在中国人的心中,在佛教徒的心中,大慈大悲观音菩萨就是护佑在我们每个人身边的神。而在这神山,在这佛国,在这片山海相连的福地,还有谁愿意紧紧抓住世俗的苦累,而不让整个人心若莲花般自由盛开呢?
        第二天,我去了西天景区,当看到巨石上刻有西天二字时,我的脑海中立刻闪现出西游记中唐僧去往西天取经的故事。当然,西游记中唐玄奘取得真经的西天是在古印度,而普陀山的西天想必也会带给我不一样的体验吧。
        西天景区包括西天门、心字石、观音洞、二龟听法石以及磐陀石等。这是一个渐入佳境的过程,奇石、古木众多,许多百年、千年树龄的古树深深的根植在绝壁石缝间,有的树根已裸露在地面,延展到很远的根须突兀而嶙峋,苍老而苍桑。千年的古樟、遮云的巨石、有的形如鸟兽,有的貌若佛陀,大都天然生成,栩栩如生,我在无法描绘出心中的感叹时,只有唏嘘不已!赞叹不已!惊叹不已!
        唏嘘不已是对祖国山河壮美的感叹。从佛顶山往下走,沿着一条狭窄的小道,石级陡峭,缓缓而下,看到一树桃花依旧盛开。在那样一处怪石林立的绝壁深处,竟有一株粉红的桃花尽情地盛开。我的目光被吸引过去,似乎忘了时间,忘了归途,忘了尘世中的一切,灵魂似乎得到了净化。眼前的景象是我今生都不会忘记,也不敢忘记的,眼前巨石横铺,傍倚斜出,悬崖绝壁,千仞壁垒之下就是无边无际的茫茫大海。那不就是海阔天空吗?那不就是诗人海子写的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吗?眼前的场景是那样寥阔、那样无际、那样浩然、那样绝美、那样高远又是那样无声。时间在那一刻似乎停止了,我似乎也消失了。
        快到山下时,天空飘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,雨点落在石阶上,斑斑驳驳,似乎有点恍愡。雨声越来越大,回望身后的石阶,雨声给我一种感觉,在雨的那边,在雨的那边的那边,长留着一行我在雨中的足迹,在每一个雨天里浮现,在雨点飘摇的佛顶山山道上落入白茫茫的深处。
        在普陀山面前,那些原以为很重要的事情,陡然变得轻飘起来,还有什么值得斤斤计较,还有什么可以肝肠寸断。面对如此的庞大和虚空,面对虚无的梵音和如雷潮音,人类的那点纠结,已经轻若游云,风轻云谈,不知所终了。
        或许是普陀山所独有的一种秉性与佛性,它能让每一个登临其上的人,都从自己的生命经验里,体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感动与启迪。并让它成为力量的一部分,信仰的一部分。当一个人的精神高度与普陀山齐肩的时候,这个世界,其实是为他打开的。
        我似乎也滋生一颗慈悲的心。慈悲是悲天悯人吗?我知道我无法也不可能拥有那样宽广的胸怀,或许我的心里只能容下我的亲情与友情,这次普陀之行,就是带着我内心对亲人、对友人所有的祝愿而去的,在那个海天佛国,我焚香祈愿,惟愿他们一切安好。
        一个人久居都市,整日和喧闹喧哗喧嚣为伍,一颗心难免心浮气躁,一个人偶尔登上普陀山,面对海天佛国的美景,面对声声入耳的梵音和潮音,一颗心必然沉静和清静下来。一颗心,在这浮躁的世间能平静下来。不管在深山,还是在闹市,也不管在深山与闹市之间。那么,在这世上,它就算是得了大自在了。
        从此以后,普陀山那漫山遍野的山花,漫山遍野的梵音,漫山遍野的潮音,此起彼伏,绵绵不绝,从此将萦绕回荡在我的心间。